友情提示: 收藏本站     RSS订阅       高级搜索 网站地图

人生就是一本太过仓促的书

发表于:00:11 作者:anmin001    来源: 相关话题:

人生就是一本太过仓促的书

 

 
(今天再写篇随笔,贴出来。昨天的《读书与读人》已有修改。昨晚写得太过匆促,没写好。不好意思。)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李煜《相见欢》

 

一晃,父亲已过世30年了。30年前,我还是一个孩子,也许能够免强称得上是个乡村少年。43年前,我还没有出生,那时父亲正是我这个年龄,面对将要来到这个世界的小生命,他将做何感想?

而今,我的儿子都已快长大成人了。儿子尽管年龄只比我30年前大一岁,可净高早已超过1米77,我跟他说话,得抬头看他的眼睛。而每当我回到老家,认识的人总越来越少,在外面飞奔的孩子,甚至有些大小伙子,都不知道是哪家的。我们早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升格了辈份。村头,父母那一辈的没有几个了,我们刘家,安字这一辈的,早已经有老人了。

大姐走得太早,二姐,已经有了婆婆相。当年二姐又瘦又小,我们小时候,母亲总给我们讲二姐几岁时的事情。二姐吃饭,要用家里最漂亮的那只碗,结果被门槛绊了一跤,碗碎了。母亲一筷子就打到了二姐头上去。大雪天,二姐把衣服都脱了,扔了,鞋子袜子都脱了,扔了,就往外跑。小嘴里还不住地念叨:“我走了算了,我跑了算了。”我们就一直为此事乐了许多年。

二姐的大外甥若按照正常年龄结婚,她早就该当奶奶了。

而我呢,我当年做了多少年的长跑冠军,现在连寄鞋带也都有些难以下蹲了。回头看自己头上,华发早生,一晃,人生已经过了一半。

当年那个痴痴地睁大眼睛,一脸鼻涕又是一脸倔犟的瘦小的孩子,哪里去了?
    当年那个总是在溶溶月色中游戏,只要有了游戏就不知道忧愁的男孩子,哪里去了?

当年那个上课时桌上只有一本书而且一定是课外书的初中生,那个连上学路上都在看小说的黑瘦的少年,哪里去了?

当年那个一句话就让一个女孩子爱上他的霸道男生,那个几年中每天都读一本书的书痴,那个意气风发,要横渡东湖的青年,那个只让老婆考虑十分钟就决定要嫁给他的男人,都哪里去了?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李煜是这样说的。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 读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浣溪纱》)纳兰性德这样说。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总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宋人蒋捷在《一剪梅·舟过吴江》里这样感叹。

其实,我们的心总是很脆弱。它们虽然坚强,但在不经意间,最易被流光击中。它每次打痛我们的,都是我们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每次袭击我们的,都不是子弹。它把我们人生最美好的东西,在我们自己眼前,一点点地,一点点地给撕碎,再将碎片,一片片地,丢在我们眼前,然后再来嘲弄我。它总是如神枪手一般,每次总是能够击中了我们的心,没有一次会是例外。

 

而今,我早已经过了不惑之年。青春不再。我很清楚自己这一辈子将要干什么,但是时光它总是无情,它把我们变成一个个我们不曾想要的明天。无数的青春都曾经被挥霍一空,无数的梦想,都已经支离破碎,无数的胸怀和抱负,它们早已离我们远去。我知道自己是个平平常常的人,普普通通,可能丢到人堆里,都没有谁认识。——就是这样,一个时光里的过客,一个只知道今生,不知道过去和未来的永远没有止歇的旅人,一个误入红尘、客居他乡,错把今天当明天的无家可归者。

我们浪迹人生,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在人生里,如在武打小说的江湖里,大家都无由来地走来走去,到底是为了什么?

对于这些,我已经不再追问。我的眼里没有过去和未来,只有现在,只有今天。我的人生已经过半,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挥霍,我只能在后半辈子选择吝啬。时光老人纵算对我再慷慨,也绝对不会让我再变得奢华起来。

因此,我选择珍惜。珍惜每一个来到我身边的朋友,珍惜每一次那怕无缘由的相见,珍惜每一个细微生命的欢乐和呻吟,珍惜同每一个朋友的每一次握手,每一次拥抱和你我奔跑时的心跳。

因为今天,我们有幸同路。

谢谢你们,我的朋友。

 

还有,今天,我有幸在校园里再次看到了桃花。它们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在氲氤的阳光下,正结着细细的苞。在冬天,它们的生命没有沉睡,正在准备着明日的喷发,准备着等待这个冬天最后的离去。——那也正是我们人生的选择。

今天,我看到了桃花,看到了它未来的开放。而每当看到桃花,我都更容易想起女子。在中国,桃花和女子,和春天,早已经建立了某种极为牢固的关系。桃花和青春是同义词,和女人是同义语,我见到了桃花,就想到了女子们美丽的容颜,艳丽的青春,想到了她们银铃般的笑,想到了水汪汪的扑闪着的大眼睛,还有就是,一场春雨过后,满地的落红,一地易碎的美丽。

人生苦短,花开易逝。对于我博客上的女性读者来说,我希望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能够见证到你们的美丽。

 

人生本是一本太过仓促的书。尽管如此,尽管我已经人到中年,雄心不再,但我还是要坚持着,坚持不止歇地写下去,而且还要写好,写精彩。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会活出自己的彩儿来,我相信,我一定会写出自己最华美的那一章,我相信,那一天它还没有来到,而且它一定会来到。

希望那天来到的时候,你能成为我的见证。

希望那天来到的时候,我能回到父亲坟前,还他一个夙愿。

希望这篇文章,在父亲死去30年的时候,能够安慰他的在天之灵;希望我父亲在天国里,永远幸福安康。

 

                                          2010年元月18日夜



上一篇: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下一篇:任大炮的胆怯和央企的无畏
股票软件
股票名词
炒股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