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 收藏本站     RSS订阅       高级搜索 网站地图

加息的“靴子”今年会不会落地

发表于:12:11 作者:喜欢喝茶    来源: 相关话题:

主持人:路倩雯

    嘉 宾:曾 刚(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银行业研究室主任)

            郭田勇(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

            奚君羊(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由于年初货币投放过快,在保持货币政策适度宽松的基调之下,中国人民银行不久前终于上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随着这只表明政策开始微调信号“靴子”的落地,市场对于货币政策进一步收紧的预期更加强烈,人们纷纷猜测,另一只加息的“靴子”何时才会落地?就此,本报专访了3位从事金融政策研究的专家学者。

 

  刺激政策应该且战且退

 

    问:刺激经济政策年内会否退出?

 

    曾刚:在此次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为遏制危机的蔓延,各国政府步调一致地采取了积极的政策予以应对,在短期内取得了较好的效果,有效地防止了危机的扩散,也降低了经济衰退的程度和减少了持续的时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各国经济先后出现了复苏迹象,随着资产和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攀升,一些资源出口型国家(如澳大利亚、挪威等)感受到了较强的通货膨胀压力,并率先采取了紧缩政策(如升息和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从今年来看,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国家的经济会转向正常状态,在这种背景下,各国此前相对宽松的政策将逐步转向,以应对日益加剧的通胀和资产泡沫风险。

 

    郭田勇:从长远来看,任何刺激政策的退出都是必然的,但不宜操之过急,必须遵循且战且退的原则,保证经济刺激政策的稳定性和延续性,才能维持经济的稳定发展。

 

    就货币政策而言,未来我国央行应该在继续落实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的基础上,运用市场化手段对我国信贷增长进行结构性调整,促使信贷在适度均衡增长的基础上,更多地投向与扩大内需、提升经济增长质量和结构优化相关的产业和行业当中,为我国经济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如果贸然采取紧缩政策等退出策略必然会伤害到实体经济,不利于经济的长期稳定发展。

 

    只有在我国经济增长有保证,增长明确,同时外部环境稳步好转的前提下,财政政策先退,然后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才可考虑退出。

 

    奚君羊:刺激政策在年内退出几乎是肯定的。主要依据是:第一,刺激政策的预期目标已经实现,“保8”任务已经完成。而且,去年四季度GDP增长率已超过10%,如果继续维持刺激政策,增长率就可能达到12%甚至更高,引发经济过热。第二,去年的刺激政策由于“时滞”还会在今年发挥拖后作用,尤其是巨额货币供应量会在今年推动价格水平走高。从CPI和PPI看,同比已经双双转正,呈明显的上升态势,不太可能下滑,而环比则早已连续多月出现了上升。此外,公众普遍存在通货膨胀预期,进而影响其行为,并对价格产生压力。因此,目前宏观经济政策的主基调必然要逐步从刺激增长转向防止通货膨胀。

   温和通胀或在可接受范围

 

    问:是否加息要看哪些因素?

 

    曾刚:在正常状态下,货币政策所关注的首要目标是物价稳定,因此,物价指数(包括CPI和PPI等指数)是货币政策制定的重要参考。不过,在目前经济复苏基础尚不牢固、衰退风险依然存在的情况下,就业率、GDP增长率以及国际收支状况等,也都在货币政策关注的范围之内。这意味着,在未来一段时间中,物价指数并不是加息的唯一依据,为确保经济复苏的可持续,温和通胀或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奚君羊:公开市场操作(如发行央票)、存款准备金率和利率是央行实行宏观经济管理的主要手段。但这些工具的特性并不一样,对经济的影响也有差异。通常而言,公开市场操作和准备金比率主要是用于影响货币供应量,而利率则会直接影响融资成本和储蓄收益,因此对实体经济影响较大。加息会削弱企业的盈利能力,所以不宜轻易实施。但是如果价格出现较大幅度上升,导致实际利率为负,则会打击储蓄,鼓励消费和投资,致使需求过旺,价格进一步上升,甚至失控。因此,利率通常是直接针对价格水平,跟着价格,尤其是CPI走的。显然,央行是否加息主要看价格水平如何变化。

 

  今年不会频繁或大幅加息

 

    问:今年加息的可能性多大?

 

    曾刚:从中国经济目前的表现看,由于我们的经济状况要好于美欧等发达国家,而且,局部市场上已经出现了一些过热迹象。因此,估计我国的升息步伐应该要早于美国和欧洲,今年加息的概率较大,最可能的时间或许会在第二季度。不过需要指出的是,目前所处的国际环境以及我们所面临的结构性问题,加息并非是最有效的政策手段。因此,央行即使提高利率,其更主要的目标可能还在于引导市场心理,有效管理通货膨胀预期,而不会过于频繁或大幅度地调高利率。

 

    奚君羊:今年的价格走势肯定是向上的,对此人们似乎没有异议。一般而言,价格常常呈惯性变化,因此,今年的CPI很可能突破3%。这样,实际利率就可能转负。只要负利率情况持续存在,央行就会被迫加息。鉴于对价格走势的判断,我认为今年央行加息的可能性极大,央行很可能分别在年中和年末有两次加息。

 

    郭田勇:今年上半年加息的可能性不大。原因在于,首先从实体层面上看,中国经济复苏基础还不稳固,民间投资和社会消费还没被完全带动起来。利率一旦上调,一方面企业贷款将直接受到影响,提高企业生产经营成本,不利于经济复苏,另一方面将削弱扩大投资的作用。

 

    其次从基本面看,今年中国不会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物价水平会保持在合理的范围之内。如果政府调控得当,CPI增速基本控制在3%以下,因此短期内没有加息的必要。而且加息的重要前提之一是美国是否有加息举措,美国失业率高企,目前仍深陷危机泥淖,预计一段时间内不会有加息举动。

 

    再者,加息比提高存款准备金率作用更为猛烈,因此要更为谨慎。它将标志着央行救市的正式退出,因此,央行应该不会轻易采取这一手段,而是以较为缓和的方式进行调控。

 

转载自《人民日报海外版)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



上一篇:地量对峙下谁能取得胜利   下一篇:人民币汇率今年将遭遇“多边围剿”?
股票软件
股票名词
炒股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