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 收藏本站     RSS订阅       高级搜索 网站地图

徐奎松:开征社保税 需防以“反哺”名义“抽血”

发表于:11:50 作者: 来源: 相关话题:

  话题缘起

  财政部部长谢旭人4月1日发文提出研究开征社保税之后,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讨论。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戴相龙日前也表示,社会保障税开征宜早不宜迟。据了解,财政部目前正准备筹备班子展开对征收社保税的基础研究工作。

  社保“费”改“税”,是个直接涉及个人利益的新概念,由于担心社保“费”改“税”后增加个人负担,在一项网络调查中,就有多达七成的网民表示反对。社保“费”改“税”到底如何改?我国的区域经济差距很大,税基定在多少为宜?社保费管理体系如何转型?养老账户缺口如何补齐?中国的社保税采取什么样的模式最好?针对这些问题,《每日经济新闻》邀请了两位税制专家做了细致的分析。

  对话记者   

  每经记者:徐奎松

  对话嘉宾   

  李友元 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

  财政教研室(系)主任王雍君 中央财经大学财经学院

  院长

  是何物?改税有强制性

  NBD:社保费与社保税有何区别?为何现在提出研究开征社保税?

  李友元:无论是社保费还是社保税,都是社会保障制度的筹资手段。现在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像我国采取收费方式;一种是像西方国家采取收税方式。从名称上看,美国采用的是工薪税,欧洲国家大部分采用的是统筹,或叫社会保险缴款,缴款与税收形式类似,也放入税务部门一起征管,统称保险税。

  费与税比较而言,费没有税的强制性。我国目前社保费少缴、漏缴和欠缴的情况时有发生,为了避免缴费环节繁杂,以税的形式更为便捷。但是,真正要把社保费变成社保税,必须通过立法形式确定下来。

  王雍君:社保有一个大口径与一个小口径之分,大口径是指西方高福利国家,社保范围很宽,除了保障医疗、养老、伤残、退役军人待遇等,还包括妇女孕育保障;小口径是中国,保障医疗、养老、失业与最低生活,是最基本的保障。

  NBD:费向税转型涉及哪些问题?

  李友元:首先要用立法的形式才能开始征收。具体涉及的是税率如何确定?不可能采取很简单的办法把现在的社保费比例转移过去,还有征税环节上如何计算、如何确定征收范围和征收对象等。

  其次,涉及财政预算的重新调整。我国目前的社保缴费并没有纳入财政管理系统,归人力资源和劳动保障部统一管理。预算的基本功能就得兜底,兜底就是摊额,差多少补多少,也包括对全国的社保机构进行补助的问题。

  一旦改为税,不可避免就要进行预算。预算管理包括两种:一种是美国式的专款专用;另一种像北欧,与其他的税收混在一起。我国应该科学地研究采取哪种方式更符合国情。

  王雍君:我国要开征社保税首先要考虑覆盖面,政策制定必须清楚:一是测算每年的支出量,二是要测算承受能力。也就是说,在现有缴费的基础上,还有多大增长的空间。这样才能定下税基是多少。

  如何征?税基难以统一

  NBD:很多网民发了帖子,担心税率过高影响到自身利益,税基该如何定更合理?

  李友元:一般来说,社会保障制度应该与一个国家的经济水平紧密相连。理论上说,能够达到被保险者的最基本的保障需要,社保支付能力不可能脱离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从这个意义上说,各地区应该存有差别,由于我国地区差异太大,用统一的标准可能性不大。所以,现在的社保费是省级统筹。

  一般劳动者未来的社保税上缴基数究竟是多大?现在不好预计。在美国,是雇主与个人各分摊一半,但各个国家的情况不一样,我国未来的社保税基数会不会与现在的社保费差距很大?个人与企业各自承担多少?是包括各项保险与费用在内开一个统一税基,还是医疗、失业、养老分别对待?这些都需要大量研究才能决定。还有,社保税的征收究竟是按照保险对象,还是按照保险项目?还是两者的混合模式?等等,各国都不一样,这些都还有待研究。

  王雍君:税基标准的核定可能是个大问题,现在社保费各个省份的征收标准不一样,变成税后实行统一的税基,就会产生很多问题。像东部地区即使按10%征收也感觉不高,而西部按5%也感觉挺高。所以,在目前中国现有的体制下,还要多研究一些现实问题,不要简单说开征社保税。

  何时征?时机尚未成熟

  NBD:我国开征社保税时机是否已经成熟?

  李友元:开征社保税涉及一个核心问题,那就是我国目前的社保制度还不健全。长期以来,社保的覆盖范围没有包括农村。在这样一个残缺不全的社会保障体制中,开征社保税涉及的问题很多,而且问题很大。不是简单地把原先的费转成税就万事大吉了,如果采取简单地转化的形式,所征税的对象肯定还是原先那一部分,那么,其他人员怎么办?我的基本观点是,社保税开征的前提,必须先完善国家社会保障制度。如果硬要在现有的基础上强征社保税,那么,原先社保费所具有的社保功能,一部分就消失了。因为我国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逐步建立起来的社保费制度,到现在涉及的问题枝枝蔓蔓太多了。

  财政部部长谢旭人之所以提出要“研究开征社保税”,“研究”是必要的,不仅要研究税收制度层面的问题,还要研究技术层面的问题。但是,“研究”在条件不成熟的时候并不是说非要开征不可。

  NBD:社保税的基点一旦分别对待,与现有的社保费体制就很雷同。

  李友元:对,这就是我刚才提到的矛盾。这也是下一步要研究的重点问题。我国可以采取地区差别的办法征收,具体的量化标准需要详实的测算才行。既要考虑到当前的问题,也要兼顾未来经济发展的格局。

  我个人认为,开征社保税还面临着很多没有解决好的基础问题。因此,我建议多方研究,在几年内不要急于开征。

  向谁征?面向所有群体

  NBD:社保费的覆盖面原本不全,一旦以税的形式征收,低收入群体和失业群体的缴税问题如何解决?

  李友元:社会保障税以工资薪金为课税对象,纳税人的资本性收入和其他非劳动性收入不在征收范围,且一般实行比例税率,对低收入者也不设置减免,不像个人所得税设置生计费用的扣除标准。所以,高收入阶层负担相对较轻,具有较高的累退性。

  其实,刚才我已经提到,社保税必须等到社保费制度基本完善后再开征。目前,《劳动合同法》规定把企业与员工纳入了社保费体系,而没有固定单位的,有的人属于自愿交纳,但更多的人什么也没有,再贫穷的就领取基本生活保障。前段时间讨论过事业单位如何纳入社会保障体系,试点没有推进下去,各个部门意见没有统一,分歧比较大。

  NBD:社保税征收的对象是不是应该超过社保费的范围?

  李友元:严格意义上讲,就是要面向参加社保的所有群体。一旦立法征税后,税法就会确定纳税人范围,与社保费会有一些差别,不过不会太大。但是,每个人都希望有社保,但国家不可能在一个时间段内全部放开。

  NBD:开征社保税后,是否还继续采用个人账户形式?

  李友元:理论上讲,开征社保税之后就不存在个人账户问题。但是,未来的制度设计存在很多可能性,是取消目前的个人账户并与财政账户统一考虑?还是保留目前的个人账户?现在不好说,但是有一点,就是哪种方式更有利于基础保障,尤其是有利于一般工薪阶层的利益保障,就采取哪种方式。目前从社保费转向社保税,还涉及原先养老的空账户如何解决的问题,因为这个缺口太大,国家通过什么方式能够补齐本身就很棘手。

  NBD:社保费目前是省级统筹账户,改为税后,要不要采取中央与地方两级账户的方式?因为社保税存在地区差别对待的可能性。

  李友元:这个问题依旧需要研究讨论后才能决定。从可以考虑到的情况看,今后开征社保税的税基一旦能出现地区差别的情况,在这种基础上,两级账户方式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比较麻烦。

  王雍君:社保税是中央税种,不是地方税。一旦在各个地区采取不同税率,那与社保费还有什么不同?所以,我认为应该统一,而且还不应该存在减免税的情况,这样才能体现出收益人的原则。

  结束语:由此看来,社保“费改税”还有大量的问题需要解决,短期内是难以开征的。而在我们看来,不论是社保费,还是社保税,改革的前提就是减负,需要防备以“反哺”低收入者的名义向普通职工“抽血”。因为从目前的情况看,社保费占据职工收入的比重是较大的,而随着经济快速增长,财政收入总量不断增加,中央和地方财政都有能力增加对社保基金的投入,并填补实际存在的社保基金空转“窟窿”,这样,投保人才能多享受经济发展成果,才能生活得更有尊严。


  

上一篇:保险公司相互代理业务扩至集团外   下一篇:没有了
股票软件
股票名词
炒股技巧